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快速地找到Primary Source三种方法

快速地找到Primary Source三种方法

发布时间:2020-09-29 10:24:07 阅读:114 作者:致远教育 字数:1565 字 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导读:PrimarySource是指从历史文献,文学文本,艺术作品,实验,调查和访谈等来源直接收集的信息。PrimarySource的权威性不言而喻,那么我们留学生在完成作业的时候如何快速找到PrimarySource呢?本文致远教育小编来为大家分享三种方法。

Primary Source是指从历史文献,文学文本,艺术作品,实验,调查和访谈等来源直接收集的信息。Primary Source的权威性不言而喻,那么我们留学生在完成作业的时候如何快速找到Primary Source呢?本文致远教育小编来为大家分享三种方法。

快速地找到Primary Source三种方法

方法1: Literature Review

寻找文献前,史学家会通过分析已有学术研究的成败和空缺,完善、细化自己的研究议题,这个过程称为literature review。有了更清晰的议题和角度,他们就该思考自己应该关注什么类型的史料了。

举个例子,同样是移民史,研究移民法的历史学家会去找法典、政府资料等;而研究移民生活的历史学家,会去找移民的日记、影像、采访、口述历史等。优秀的历史学家需要能全面而有创意地去思考什么样的Primary Source最能够回答自己提出的研究议题。

方法2:  馆藏Primary Source的机构

接下来,历史学家会根据史料类型寻找对应的机构。让我们看看Primary Source最常在什么机构出没吧!

政府档案馆 government archives

英国国家档案馆 The National Archives (UK)

英国国家档案馆 The National Archives (UK)

大部分国家政府都会建立存储过往资料、文件的国家级或地方级档案馆。档案馆种类繁多,包括政府官员沟通信件、报告、会议记录、事件记录、人口记录,以及解封的国家机密资料等。这类Primary Source对政治、外交、军事、经济、社会历史学研究意义非凡,但不是所有档案馆、资料都对民众或非本国学者开放。比如,古巴的政府档案馆不对任何外国学者开放,美国国家档案馆也有一部分和国家安全有关的资料不对公众开放。

博物馆 museum archives

博物馆展览的物件其实都只是馆藏的冰山一角,大部分博物馆都会设立从属档案馆,存放从公众、私人收藏等各处收集到的资料。比如,纽约曼哈顿的美国华人历史博物馆 (MOCA),每年都会展出和华人历史有关的不同文物,但其实MOCA也有一个对学者开放的档案馆。其中馆藏多种多样,包括老移民的船票、照片、日记,甚至茶杯、门匾、旗袍,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老移民的生活细节。

通过研究这些史料,历史学家可以窥探该历史时期的生活方式、社会形态。因此,博物馆档案馆是个Primary Source大宝藏。研究社会、文化历史的学者一般都非常关注博物馆的档案馆藏。

图书馆 library archives

纽约公共图书馆主阅读室

纽约公共图书馆主阅读室

和博物馆相似,图书馆也常常设立从属档案馆,主要馆藏文字类的Primary Source,例如不同年代的报纸、杂志、期刊、手稿、日记等等。除了国家级图书馆,许多地方级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也会设立档案馆。比如,纽约公共图书馆(NYPL)馆藏超过一万个collections,其中囊括了超过100万件史料。

各类机构档案馆 organization/foundation archives

洛克菲勒档案馆

洛克菲勒档案馆

非政府组织、基金会、慈善组织等机构也时常设立档案馆,馆藏该机构的内部文件,以及机构收藏的史料。比如,洛克菲勒档案馆藏有大量涉及各地慈善组织的解密内部文件,对研究国际机构发展、人道主义救援的历史学家非常有帮助。

私人收藏 personal collections

除了政府和各类机构设立的档案馆,历史人物后代、收藏家也会收藏文物。找到私人收藏相对比较困难,历史学家时常需要通过学术界内拓展人脉、互相介绍才能找到这类收藏。

方法3: 近距离接触Primary Source

锁定机构后,历史学家会先到该机构官网上使用索引(catalog)和搜索引擎 (finding aid) 寻找是否有合适的文献。此时,历史学家需要记录好每个文件的信息(archive),馆藏系列(collection),馆藏箱子(box),文件序列号…(为了记录文件信息,小编两年来用的最多的软件竟然是excel!)

如果想要的文件有提供电子版 (digitized version),那可以直接使用。然而——大部分馆藏都没有电子档案,因此历史学家常常需要跋山涉水到档案馆阅读室读史料。所以历史学家时常满世界到处跑,让人误以为他们边做研究边旅游,其实都泡在档案馆里读文献呢!

除了以上的各种馆藏地点,优秀的历史学家时常能通过非常创意的方式找到各类型的史料。比如,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的Lien-Hang T. Nguyen教授,主攻越战历史,通过采访60年代北越领导人获得了大量的口述历史记录,以及他们的私人收藏文件。有意思的是,Nguyen教授本人和这些高级领导人并没有任何私交,是通过学术圈内介绍才获得了一个领导人的联系方式。通过强调越战历史需要来自越南的文献,她说服了从不开口的领导人,也根据这些以前从未问世的历史记录写出了突破现有越战历史研究的《河内的战争》。

结语

详细大家觉得找Primary Source时常是大海捞针。但对找资料的过程非常过瘾和值得——因为翻阅史料的过程其实就是通过不同角度了解历史,挑战自己的认知。同时,在茫茫书海中挖掘出Primary Source在引用到自己的学术作品当中时的喜悦,实在是无法比拟,也大大提高的文章的质量。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